首页天天新闻综合排行产品排行榜中榜调查问卷趣味测试地方频道加盟商机排行问答天天搜索
天天新闻综合排行企业人物事件社会经济军事科教人文自然旅游文娱生活特产奢侈黑榜导购质量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天新闻 > 正文
曹操墓:闫沛东公布“铁证”当事人否认造假
http://www.ttpaihang.com   2010-09-07   成都商报


闫沛东公布“铁证”,当事人否认造假

“铁证”部分未遮挡版

昨日,闫沛东终于公布曹操墓造假“铁证”:一份河南安阳安丰乡西高穴村徐姓村民的手写证明。这份被媒体公布的《证明》几处关键字眼被纸条贴住(以□符号代替):“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1),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订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牌’共63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12月17日请□□□(2)来徐□□讲送了六万块钱。中国□□□□,中央□□□□,□□了八十万块钱。证明人徐□□ 2010年8月23日”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也获得一份《证明》(见上图)。不过,这份《证明》有几处并没被遮挡。这是在一张页眉为“安阳源盛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稿纸”的方格纸上写的证明,上文(1)处为龙振山,(2)处为刘庆柱。其他与媒体昨日公布的内容一模一样。成都商报记者收到的这份资料里,另有三页《曹操墓真相》的扫描文件,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显示为潘伟斌等五人坐在宾馆的床上。

“我六分钱都没拿”

昨日潘伟斌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22时许,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09年12月17日他确实去了曹操高陵考古现场,当时为河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邀请,孙新民翌日要到昆明开会,陪同的他是时任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的张志清(张志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已经不在河南考古研究所工作)和潘伟斌,潘伟斌当时有个任务,就是要把当天的工作向河南省文物局局长陈爱兰汇报。当日中午一起吃了个饭,下午刘庆柱回到郑州,第二天飞回北京。

“如果要送钱应该是潘伟斌送我钱啊,现场的村民徐某某怎么会知道啊?别说6万了,60万我也不在乎!”刘庆柱说,“至于闫沛东怎么知道我12月17日去了西高穴,估计是在书上看到了。”

刘庆柱说,科学出版社出了一本《曹操墓真相》的书,后面有个“大事记”,上面罗列了一些重要事项,“2009年12月13日国家文物局对曹操墓进行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论证,12月17日我就去了。”

“闫沛东攻击我”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辗转找到渔洋村村民龙振山。龙振山说:闫沛东公布的这份《证明》将“渔洋”村写成了“渔阳”村;他从不知南阳有什么造假窝点,只知道南阳是个产玉的地方,至今未曾去过南阳一次;只在照片上见过曹操墓的石牌,从来没有见过实物;和潘伟斌比较熟悉,但私下并无深交。

成都商报记者在渔洋村龙振山家中见到,他收有多种藏品,一个古代石墩放在院子里,一间厢房里竖着“安阳渔洋文物保护研究所”的牌子。龙振山说自己是个民间文物收藏爱好者,“渔洋文物保护研究所”就设在自己家里。他与潘伟斌的结识是潘负责南水北调固岸文物普查期间。

龙振山认为,闫沛东说自己参与造假的“起因”在于:“河南电视台采访过我,我说曹操墓绝对不假,那些石牌是从二尺深的淤泥里挖出来的,闫沛东就攻击我。我无所谓。”

“冒得了政治风险吗”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致电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他在电话里笑了几声后,说:“我正在想有没有必要回应闫沛东。他这是忽悠人。《证明》里说定制了63块‘魏武王常所用’石牌一起埋进曹操墓。我所知道的情况是,曹操墓清理快结束了,才清理出8块刻有‘魏武王常所用’铭文的石牌,怎么会有63块呢?”

贾振林说他和潘伟斌、龙振山都比较熟悉,但他不可能合作造假。“闫沛东把一个地方干部看成什么了?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去参与造假,我冒得了吗?”

“有16位参与挖掘的徐姓村民”

昨日西高穴村委会主任徐焕朝要来了所有参与发掘曹操墓的村民的工资表。从最初发掘至今,工资表上显示,共有16位徐姓村民参与。昨晚在徐焕朝家中,他向成都商报记者出示这16人名单:

1.徐焕福:门卫、负责夜间巡逻。
2.徐玉龙:墓门外挖土、提土。
3.徐玉平:2009年6月之前参与,为门卫。
4.徐守丰:2009年上半年参与,为三马车运土司机。
5.徐奉华:2009年12月12日至2009年年底参与,为提土机司机。
6.徐国栋:参与10天。
7.徐守龙:2009年上半年电工。
8.徐宝荣(女):墓室前挖土。
9.徐新娥:一号墓挖土。
10.徐爱青(女):全程参与一号墓二号墓的挖掘和清理。
11.徐奉彪:参与5天。
12.徐常友:2009年下半年电工。
13.徐永青:参与5天。
14.徐芳书:木工。
15.徐守平:参与1天。
16.徐焕朝。

徐焕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大部分村民在曹操墓里干活一天是15元,电工每人100元(一次性结清),木工80元一天(不超过10天)。这里面大部分人都是临时性参与,真正参与的是现在还在发掘现场干活的徐宝荣和徐爱青。

徐焕朝说:“我敢很绝对地说,这一部分村民没有一个人能出这个《证明》,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他图个啥?没见过几次面就给闫沛东出证明,无稽之谈!村民不可能把《证明》写成那样,没那水平。还有,渔洋村离西高穴村只有一里地远,村民怎么可能会把渔洋的名字写错,写成渔阳?这方圆几里地你请去测吧,看哪个村民能把渔洋的洋写成太阳的阳?”

成都商报记者:对笔迹可以吗?
徐焕朝:笔迹不好对。
成都商报记者:闫沛东说写《证明》的村民在8月23日之前刚刚从郑州打工回到安阳,这是否是线索?
徐焕朝:明天(9月6日)上午,这16位村民将集合曹操高陵值班室,现场接受媒体的采访。

“这个人就是想出名想疯了。”徐焕朝说,事情发生后,他就给闫沛东打电话,但闫不接,发短信闫也不回。“他之前还攻击过我,说在南阳造假窝点的《三国演义》上有村干部的手机号,我和南阳搞文物的没有任何来往!”

徐焕朝另外透露,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已经询问《证明》稿纸的出处“安阳源盛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看是否有村民在里面干过活,尚无结果。“贾书记说了,此事要用法律武器来解决。”

律师观点

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律师萧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闫沛东的这份《证明》必须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才可以,不可能一个人随便写张纸证据就推翻所有。贾振林和龙振山如果想讨一个说法也是可以的,因为《证明》在媒体上公布,影响面非常广,对自己名誉构成侵害,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让对方赔礼道歉、在报纸上公布。

知名律师浦志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曹操墓真假应该还是考古学界的一个学术争议,但争议本身与河南安阳一方地区经济的发展和地方领导人发展经济的冲动密切相关。如果曹操墓造假以换取地方利益,就是欺诈行为。如果闫沛东《证明》造假,也没什么法律责任,只是学术不端行为罢了。“河南方面不是简单地回应几个当事人否认造假就可以打消学术界疑问的。其实造假文物如果是认定曹操墓关键证据的话,对文物的形成时间,文物界是可以鉴定出来的。”

北京博盟律师事务所律师雷海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个村民作证说曹操墓涉及造假,这已经不是一个学术讨论了,如果曹操墓造假换来个人、团体的利益就已经变成了诈骗,公安部门要介入调查。如果闫沛东的《证明》造假,对贾振林等人来讲就属诽谤,可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如果导致当事人自杀或什么的严重后果,就可以提起刑事诉讼”。

闫沛东的微博回应

潘伟斌曾声称对质疑者以“诽谤罪”进行起诉,至今不敢有任何动作,现在就像惹了马蜂窝一样,被对方群起而攻了!可是,我握有十八件曹操墓造假铁证,任何时候都能掌控局势,根本不存在形势对我不利的可能!他们正在转移媒体和公众的视线,一边利用群众,一边丧心病狂地收买媒体记者,所谓《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其实是从《大河报》跳槽到《成都商报》的害群之马,他是河南人,利用了《成都商报》,骗取了《成都商报》领导的信任,炮制虚假新闻报道,严重影响了《成都商报》在读者心目中客观公正的形象,给媒体记者抹黑,欺骗了公众,至今住在潘伟斌为他安排的普通招待所里扮演枪手的小丑角色!真是可怜虫!我正受到来自有关部门的巨大压力,一人做事一人当,正义缺失,必须替天行道,证据会一件件公开,决心打假到底!

昨天 21:52通过网页

造假分子太猖獗了,目前有三名媒体记者,为虎作伥,出卖情报,伙同造假分子,打击报复举证群众,不仅亵渎了新闻工作者作为“无冕之王”的神圣称号,已触犯刑律,下周我将他们的罪证收集后,将举报至中国记协,然后提起控诉,对造假者、包括造假分子的保护伞,绝不能姑息养奸,肃清舆论环境、铲除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才能纯洁学术界,还历史本来面目!

昨天 13:58通过网页

人证、物证、旁证,包括录音、录像等十八件铁证,我会根据造假分子的表现决定公布时间,每件铁证都会连累一级官员,全部公开后,曹操墓造假事件将是一件惊天大案!

昨天 13:55通过网页

即使本人身份存疑,假曹操墓能成真的吗?哪怕本人不存在,曹操墓造假事件就没人追究了吗?本人反对曹操墓造假名正言顺,身份地位更是不容置疑! 我拥有十几家国家级社团顾问头衔,本人是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从事的是义务咨询服务,社会公益事业,书剑走天下,游学到天涯,无拘无束,自有学者!闫沛东

09-04 22:24通过网页

牛亚皓为摸清我的详细情况,先后到北京、石家庄、邢台、邯郸等地暗查,我主管部门,单位及业务联系之地,不断反馈信息,领导和朋友因我处于风口浪尖。他甚至带河南人到北京后发短信说,不是采访写稿子,只想见面谈谈!被拒后恼羞成怒,利用《成都商报》恶毒攻击,虚假新闻报道出笼了,引起多家媒体转载,质疑我身份,起罪恶企图岂能得逞,肮脏目的不会达到。

09-04 22:19通过网页

关于《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恶意制造虚假新闻的调查:他曾经电话采访我,但他并不关注曹操墓真假的问题,只追问知情人是谁?在保护证人隐私的前提下,告诉他一徐姓村民是人证!他随即伙同造假分子窜至西高穴村找到村主任徐焕超连夜排查。此时,已有人提醒我,牛亚皓与潘伟斌私交深厚,让我警惕他的一举一动。

09-04 22:11通过网页

鉴于近期有某些媒体,利用新闻记者采访的特权,获得“曹操墓”造假事件中部分证据和知情人隐私后,主动联系造假分子出卖情报,对当地村民采取威逼利诱、不惜使用卑劣手段排查有关知情人,进行策反,试图掩盖“曹操墓”造假真相,丧失了新闻记者是“社会良心”的职业道德,特声明如下:一、未经本人书面授权,正式许可,以通过电话采访形式为名,断章取义,蛊惑人心,散布的虚假观点言论,文责自负,引发严重后果的,将依法追究其刑...

09-03 19:39通过短信

我周末到山东参加一旅游文化节活动,河北魏县“梨乡水城*魏都杯”国际龙舟邀请赛已进入倒计时,许多朋友因我到安阳取证捏一把汗,苦点累点担风险倒没什么,就怕整个社会诚信危机,每个人都觉得事不关己,公众在大是大非面前麻木了,以为又是一场炒作,保持沉默!怀疑和恶评都不可怕,整个社会面对狂獗的造假现象向上层建筑蔓延,内心恐惧失语才可怕,“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共和国大厦不容任何蛀虫吞噬,必须防微杜渐,天下兴亡...

09-02 17:31通过网页

事态发展方向很明朗,河南方面取消了原定9月1日“曹操高陵”开放计划,安阳市领导正认真调研、科学规划,国家文物局顾问组透露,“曹操高陵”不会通过“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认定;“曹操墓”造假事件在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下,已引起有关部门重视,本月底“曹操墓”真相将浮出水面!

09-02 17:25通过网页

潘伟斌先生只是伙同造假分子利用假文物先后骗取了230万考古经费,河南考古队有清晰账目为证。他没有完全中饱私囊,必须澄清,以免冤枉了潘伟斌先生,他就会抓住一点把柄,当做救命稻草先告状的,我必须声明,大部分钱是河南考古队在北京请权威专家时,男男女女一起在京消费,挥霍掉的,他没有贪污一分钱!有照片为证!

09-02 14:52通过网页

如果对方以曹操高陵名义卖票,我们买到门票就会起诉主管部门,现在这里并没有按原定9月1日售票,安阳市有关领导不会被造假者继续利用,会有明智之举!考古述古,开发旅游,必须尊重历史,科学决策,当然,超越学术争议范畴的诉讼,会影响社会稳定、不符合建设和谐社会的中央政策,双方都会慎重!

09-02 14:48通过网页

造假分子并没有勾结黑恶势力的迹象,中原大地,民风淳朴,人物厚道,富有正义感,河南电视台,安阳日报的媒体立场是客观公正的,非常支持曹操墓造假事件调查,揭秘历史真相,一直保持联系!

09-02 14:44通过网页

昨天我去安阳,刚返回郑州,住花园路皇家饭店很安全,这里很有背景,朋友帮助登记开的房间!另外有两名武林高手随行,决不会像方舟子打假那样缺心眼儿挨揍!

09-02 14:41通过网页

曹操墓造假方尚未起诉,何时起诉我会积极应诉,在法庭上公布所有证据!到了法庭上,铁证如山,法不藏奸,不仅造假分子受制裁,还会连累许多被他们蒙敝拉上贼船的官员,包括一名部级以上的高官和地方干部,留下一堆假旅游景点设施,劳民伤财,太可惜了!

09-01 20:20通过短信

根据目前实际情况,做为汉魏大墓发展旅游,全方位展示汉代及曹魏时期历史,也可内设有关曹操生平事迹展览室,经济效益更可观,也显视安阳市领导重视民主、体恤民情、求真务实、科学决策,这才是明智之举!必须尊重历史,严谨治学,坚持科学发展观,实事求是,关注民生,再不悬涯勒马,一意孤行,违背民意,蛮不讲理,自欺欺人,造成社会不稳定,只能自毁前程!闫沛东

9-01 20:19通过短信

重要声明:感谢所有关注曹操墓造假事件的国内外媒体和热心于三国文化研究的朋友们,鉴于来电密集,不能一一回复,深表歉意。望以短信方式说明身份及所需垂询问题。将及时回复,非诚勿扰!闫沛东

09-01 14:50通过网页

我已向造"曹操墓"石碑的同一家造假窝点订购了18个相同石碑,交了1000元的定金,半个多月后提货。那地方不让有通讯工具,不让工人看电视、看报纸,更没法上网,老板的文化程度最高初中,看不懂《三国志》,只能看《三国演义》,他们不知道外面闹得已经这么厉害了。

09-01 09:00通过网页

重要声明:本人从未宣布近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是曹操墓造假方混淆视听、别有用心的谣言,意图转移众多到假曹操墓实地调查的媒体视线,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为了掩盖丑闻,试图把正常的学术争议引向法律诉讼的泥潭,苟延残喘!

09-01 08:46通过网页

曹操墓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了230多万经费,搭起棚子来进行抢救性挖掘。但那座墓地本来就是空墓,考古队没法向当地交差,再加上挖掘时本就希望有所成绩,因此搞了一些造假的石碑放进去,策划了"曹操墓"事件

09-01 08:39通过网页

2006年初,安阳已发现有这个大墓。春节,盗墓贼趁放鞭炮的时候把这个墓用炸药炸开,搞了破坏。随后,西高穴村的村主任请来河南省考古队队长潘伟斌,用绳子把潘放进墓里,但进去后潘发现这是个空墓。村主任又说现在鼓励开发旅游,询问潘伟斌这个墓有什么开发价值。并向安阳县申报旅游项目,但找不到任何名头,此事没弄成。后来为什么又出现曹操墓,是因为当地流传"曹操七十二疑冢",安阳就主观上想把这个空墓做成曹操墓。
09-01 08:38通过网页

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并署作者名字。
用户
匿名发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法律声明广告服务站点导航友情连接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660219 传真:010-5166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