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天新闻综合排行产品排行榜中榜调查问卷趣味测试地方频道加盟商机天天图片天天搜索
天天新闻综合排行企业人物事件社会经济军事科教人文自然旅游文娱生活特产奢侈黑榜导购质量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天新闻 > 正文
中国三位总理办的三件事
http://www.ttpaihang.com   2012-11-29   财经网
  •  1995年3月25日,李鹏签署国务院第174号令,决定自1995年5月1日起,实行五天工作制。
  •  朱镕基:“我为了高通胀已到了食不甘眠不安的程度”
  •  从2009年本轮楼市调控以来,温家宝已五次明确提及“促进房价合理回归”


李鹏总理

  对于中国的老百姓而言,1995年最为高兴的事是,上班族迎来首个“双休日”。从此,中国人的生活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对于这种自由支配时间的奢侈,大多数人在起初显得不知所措。但可以肯定的是,双休日很快让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趋同于国际水平。

  “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 。中国是从1995年5月1日起实行五天工作制的。 当时国务院的消息一公布,有人惊呼:“中国将告别一个历史。”有人说:“中国的老百姓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北京市民方先生说:“五天工作制对于我们这些出生在50年代的人来说,可谓是天方夜谭。那时候,我们提倡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建设新中国,有干不完的工作,经常加班加点似乎都是很正常的,单位的很多党员连加班费都不要,习惯了一周工作六天的我们,根本没有奢望过五天工作制。”

  据了解,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关于劳动时间没有法律规定。仅在中国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中提过,将每天工作时间限定为8至10个小时。由此,约定俗成延续下来。

  据当时北京、天津、上海三大城市调查,职工的有效工时只占制度工时的一半左右。

  也就是说,1人一年只干了153天的活。同时,由于周末只有一天假,很多人把所有的活儿都放在周日干,换煤气、洗衣服、逛街、买菜、看老人、陪孩子上课,因此“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成为当时流行的一个说法。

  1994年3月,我国试行了“隔一周五天工作制”。

  1995年3月25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签署国务院第174号令,发布《国务院关于修改〈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的决定》。决定自1995年5月1日起,实行五天工作制。

  1995年7月,我国《劳动法》正式出台,在有关工作时间和休息的相关制度中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



朱镕基总理


  朱镕基:“我为了高通胀已到了食不甘眠不安的程度”

  以铁腕手段、强有力工作作风著称的朱镕基,在1991年上任国务院副总理之后,就对新的经济周期全力支持,又在经济学家吴敬琏等的提醒下,对即将出现及后来果然发生的严重通胀,首先表现出了高度警惕,抱着严阵以待的态度,有人甚至称他为“防通货膨胀的巨人”。朱镕基曾在一次全国高校管理学院院长会议上批评一位大经济学家说:“什么通胀不是主要问题,我为了高通胀已到了食不甘眠不安的程度。”

  他于1993年6月亲自兼任央行行长,立即召开全国银行行长工作会议,命令他们在三个月内,尽快把搞“股票热、房地产热、开发区热”的贷款收回来,否则,将追究各行行长的领导责任及个人责任。全国人民从中央电视台的电视画面中看到了当时全国银行行长们大为震惊、面面相觑的一幕。

  《朱镕基讲话实录》在第一卷中收录了他1993年4月1日在中共中央经济情况通气会上的讲话内容《防止通货膨胀要始于“青蘋之末”》。当时,金融形势紧张的状况已经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了。

  朱镕基在会议上说:“我们不能不对通货膨胀予以高度重视。当然,只要农业不出问题,所有这些还可以控制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如果农业有三长两短,那么通货膨胀的发展就会相当严重。而通货膨胀具有一旦启动就会加速发展的特点,它不可能在没有任何措施的情况下,自动停止和消失。”“国际、国内经验还表明,对于通货膨胀应当防止于‘青蘋之末’,不能等到它严重发展后再去治理,那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朱镕基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通过深化改革,但这有一个过程。为了应对金融形势紧张的状况,使改革和发展能够顺利进行,他建议针对前进中面临的突出问题,采取以下措施:提高银行存款利率、刹住全民集资的趋势、积极稳妥进行企业内部股份制试点、银行要积极清理和回收超范围、超期限拆借资金等。1993年6月9日,针对当时经济过热、通货膨胀正在发展的严峻形势,朱镕基又提出了《加强宏观调控的十三条措施》。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说自己当时对此文印象颇深。《加强宏观调控的十三条措施》在整体思路中提出“主要采取经济手段、经济办法、经济政策,尽可能少采取行政的办法”,这在当时的国际经济学界受到高度评价,被认为是中国在1992年确定建立市场经济后的最好实践。此外,这十三条中的第一条“要把住基础货币闸门”,这是抓住了控制通货膨胀的要害,得到国际经济学家们的广泛认可。这两条在当时都是很大的创新,因为它们都不同于过去计划经济时期的传统做法。

  1994年12月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发表总结讲话中再次针对“通货膨胀”发表看法。这一年,全国商品零售物价指数涨幅高达27.1%,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达24.1%。其实,中央在1994年的限制物价措施更为严厉,对部分产品实行了直接的价格管制,但通货膨胀的“滞后效应”依然存在。

  “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通货膨胀对经济发展只有害没有利。江泽民同志形象地说,靠通货膨胀来刺激经济发展是‘饮鸩止渴’,我认为是非常确切的。骑上了虎背以后,就很难下来了。”他说,“我特别要讲一下,现在抑制通货膨胀有一个很大的思想障碍,就是谁的物价低谁吃亏。……但是我想,如果大家都来抓,就像拔河一样,统一号令大家一起使劲抑制物价上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物价问题、通货膨胀问题就一定能够解决。”

  “现在看来,他当时的预见是正确的。”曾经为朱镕基讲过税法的财政与经济贸易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这样评价。



温家宝总理

 

  从2009年本轮楼市调控以来,温家宝已五次明确提及“促进房价合理回归”

  2010年2月27日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接受中国政府网专访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表示,本届政府有信心使房价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

  2010年12月26日温家宝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与听众进行与听众交流时第二次提及。温家宝称,在我的任期内,一定要使房价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我还要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努力,决不会退缩。

  2011年5月1日 温家宝视察北京保障房,重申使房价回归合理水平。温家宝说,我今天之所以到保障性住房工地来,就是因为中央十分重视保障性住房建设。中央提出要保持房地产价格基本稳定、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要把一些地区过高的房价降下来、使房价回归到合理水平的决心是坚定不移。

  2011年11月6日 温家宝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发表谈话:“在这里我特别要强调,对于房地产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决不可有丝毫的动摇,我们的目标是要使房价回归到合理的价格。”

  2012年1月31日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1日上午主持召开国务院第六次全体会议,再次提及促进房价合理回归。会议要求,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成果,继续严格执行并逐步完善抑制投机投资性需求的政策措施,促进房价合理回归。

 

  温家宝是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闭幕后答中外记者问时表示:房价还远远没有回到合理价位,正在进行的房地产调控不能放松。

  2012年7月7日,温家宝在江苏省常州市调研时强调,目前房地产市场调控仍然处在关键时期,要毫不动摇地继续推进房地产市场各项调控工作,促进房价合理回归,决不能让房价反弹。把抑制房地产投机投资性需求作为一项长期政策。

  2012年8月31日,温家宝在天津考察保障房建设时强调,做好保障房工作是稳定房价、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成果的重要支撑。本轮房地产调控已经持续两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房价过快上涨势头总体上得到遏制。但是,房地产市场调控仍处于关键时期,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成果,需要坚决遏制投资投机性购房需求,更重要的是增加住房有效供应,包括普通商品房和保障房供应。

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并署作者名字。
用户
匿名发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法律声明广告服务站点导航友情连接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660219 传真:010-5166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