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排行网首页 | 榜中榜首页
越剧经典传统剧目排行榜中榜
投票主页  
越剧《诺桑王子》
越剧《诺桑王子》-越剧经典传统剧目排行榜中榜

其故事源自反映释迦牟尼本生事迹的藏译经藏《甘珠尔·百世如意藤》六十四品“诺桑明言” 。此剧在早期的白面具藏戏班子里已不断编演。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后藏僧官定钦·次仁旺堆根据前人和民间各戏班编述得较古奥的诺桑故事重新创作了较为通俗、适于演出的剧本《..

其故事源自反映释迦牟尼本生事迹的藏译经藏《甘珠尔·百世如意藤》六十四品“诺桑明言” 。此剧在早期的白面具藏戏班子里已不断编演。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后藏僧官定钦·次仁旺堆根据前人和民间各戏班编述得较古奥的诺桑故事重新创作了较为通俗、适于演出的剧本《诺桑王传》 ,后由蓝面具戏江嘎尔戏班的著名戏师朗杰编排成该戏班及其艺术流派的保留剧目。故事梗概如下:

在很久以前,有南北两个相邻的国家,南国叫日登巴,北国叫额登巴。早先,这两国的领地疆域、物产人口,都差不多,大家都过着幸福安宁的日子。后来,南国的新国王夏巴熏奴当政,他是一个贪婪残忍的暴君,使国家支离破碎,人民纷纷逃亡,年岁常常荒歉。国王自己也感到不对头,一天,国王把大臣们召集起来,探求国运衰微的原因。有的大臣提出,北国额登巴的国王诺钦和王子诺桑是如何如何仁慈,深得民心;有的大臣则指出了国王夏巴熏奴当政以来的许多缺点,招致民心离散,天怒人怨,要求国王多施仁政……这些话国王不但没有听进去,反而更加生气。这时有一个奸臣说:“国运衰微肯定是由于我国的财运神龙(指地下和水中的一种人首蛇身的神灵,多数为财神)迁居到北国的‘白玛朗措’(莲花神湖)去了。现在,惟一的办法是请几位广有神通的巫师来作法,把神龙拘回我国。”国王一听心中高兴极了,于是派人连夜到深山里去请巫师。请来的巫师名叫珠那喀曾,据说很会施黑巫术。法师带了徒众,携上作法应用的什物,偷偷前往北国的莲花神湖湖边,作法拘龙。

这时候,龙神知道大难临头,就变成一个小孩,钻出水面,向在湖边住着的名叫邦列金巴的猎人求救。猎人答应助战。四月十五日月亮上升时,南国巫师带了一些徒儿来到湖边,在湖的四方八面插下铁柱子,拴上铁丝网,在湖内放下各种毒物和血污秽水,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湖水就像开了锅一样沸腾翻滚,臭气冲天。龙神们在湖中无法存身,一个个冒出水面,和巫师苦战,战了一会儿,龙神们心力不支。这时,猎人赶到湖边,一把抓住巫师的锁骨,叫他无法动弹,又命他撤除法术、铁柱和铁丝网,让龙神返回湖中。最后,一刀把巫师杀死,将他的徒众赶走,湖面才又恢复了平静。龙神为了感谢猎人,就送给他一件名叫“桑木派”的如意之宝。

猎人为了弄清“桑木派”的功用,先找了邻居常斯老两口,进而找到住在格乌日楚山洞的隐士打听。在这里,他发现隐士的住处后边有个仙湖,正逢乾达婆天界仙女七姐妹在此沐浴。猎人想捉住仙女中为首的云卓拉姆,隐士指出用“桑木派”不行,需要龙宫里的捆仙索。于是,猎人就下到莲花神湖龙宫,找龙王还了“桑木派”,换成捆仙索,从而捉住了云卓拉姆。他想娶云卓为妻,深得道行的隐士指出,猎人与仙女是不能成婚的,劝他还是将云卓献给北国英俊贤明的王子诺桑。猎人领着仙女云卓拉姆走进王宫内院,在一座精致的殿中见到了王子诺桑。猎人把仙女的来历和自己的身份—一说明,并说是遵照格乌日楚隐士的吩咐来献仙女的。诺桑看到猎人如此忠厚,吃尽辛苦为自己献出仙女,又见仙女如此美丽,心中十分高兴。于是,自己坐在金墩上,让仙女云卓拉姆坐在银墩上,猎人坐在虎皮锦墩上,在宫内大摆筵席,与大臣百姓共同庆贺。这时,天上出现了五色祥云,空中传来了一派弦乐之音,又落下如雨如霞的花朵。诺桑心中欢喜不尽,封仙女云卓拉姆做了王妃,并重重地赏赐了猎人。然后,王子召集全国臣民,正式举行婚礼。

王子诺桑自从娶了仙女云卓拉姆以后,把过去的五百嫔妃都忘在脑后,整天陪着云卓拉姆,形影不离。谁知他们的恩爱缠绵却引起了五百嫔妃的嫉妒,先是在王子跟前挑唆,说云卓拉姆来路不明,可是诺桑连正眼也不看她们一眼;后来,又在宫里宫外散布谣言,说云卓拉姆如何丑陋,如何残酷,但是,人们都见到过仙女的容貌,领受过仙女的布施,谁也不相信这些鬼话。最后,由一个名叫顿珠白姆的妃子出主意,请求老国王的巫师哈日那波作法镇压。那巫师是个心术极坏的人,平日就无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乱。他见众妃携带宝物钱财前来求助,当然喜不自胜,于是一口应允。

从此,老国王一连几天,天天做恶梦,夜夜被恶梦惊醒。特别是有一夜,梦见在一群羊里忽然来了许多恶狼,狼比羊还多,把羊一只一只都咬死了,最后还衔走了几颗羊头……老国王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醒来以后,连忙召集众大臣前来圆梦。大家只说是不好的兆头,可是也说不出什么名堂来。还是巫师哈日那波走上前去说:“大王,这不祥之兆非同小可!让我再来占上一卦,看看神灵的指示吧!”他摆上白毛毡毯,撒满了白粉和酒、水,右手拿铜铃,左手执人骨小鼓,一阵敲打,口中念念有词说:“北方荒原上居住着势力强大的墨官野人部族,现在他们起兵造反了,假若不派精兵前去攻打,明年就会国破身亡。”老国王诺钦一听,信以为真,吓得脸色骤变,忙问众大臣谁能率兵远征?众大臣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发言。哈日那波就献计说,应该派王子诺桑前往。老国王于是就命令王子诺桑率领精兵远征。王子诺桑要求带上云卓拉姆一同出征,巫师哈日那波阻挡说千万不能,否则对于国家和王子都不利,国王遂不准王子带云卓同行。王子只好把云卓的项链交给母后,说:“这项链好比云卓拉姆的翅膀,有了它她就能飞上天去。除非在危难的关头,不然您千万不要放她回天宫。回来我是要找您要人的啊!”这时,仙女云卓拉姆在一旁已哭得像泪人一般。母亲劝儿子放心,又劝媳妇放宽心怀,强打精神,准备酒浆,为王子和军队送行。

苦日子一天比一年还长,好日子一年比一天还短。王子诺桑和云卓拉姆心中十分痛苦,难舍难分。可是国王的命令像高山上滚下的石头,再也不能往回滚;国王的命令像大河里流下的河水,再也不能往回流。出征的日子终于来到了。众大臣和百姓敬给诺桑第一杯酒,祝他早日凯旋;五百妃子敬第二杯酒,祝他胜利和成功;云卓拉姆敬他第三杯酒,却用眼泪代替了千言万语和柔情蜜意。她唱道:“贤明的王子,亲爱的夫君,我左思右想难于离开您。马驹虽与母马两离分,但远不过隔墙的马厩,小驹与母马还能嘶鸣呼应。从此一别我和您,千里迢迢隔音讯,望不见影来听不见声。看那湖面鸳鸯双双游,形影不离相爱又相亲。看那山岩雄鹰双双立,翱翔蓝天也是影相并。看那树林鸟儿在筑窝,雌雄衔枝前后来帮衬。祈求天界各方的圣主啊,请睁开你们的慧眼吧,怜悯我这个苦命的仙女。”她边唱边诉说,悲痛欲绝地放声痛哭起来。诺桑见状,拿出手巾为云卓拉姆擦干眼泪,尽量安慰她。很快,英雄的王子诺桑就率领军队,不畏冰天雪地,一直开往北方荒原去了。

  王子诺桑走了,巫师的阴谋实现了第一步。接着,又展开了下一步活动。老国王诺钦又一连做了好几夜恶梦,梦见诺桑骑着马往北方荒原去后,忽然来了很多兵,重重包围了王宫,把自己捆走了……醒来以后,还吓得满身冷汗,心突突跳个不休。于是他又把巫师哈日那波召来占卦,卜一卜吉凶。巫师照样装腔作势,摆了祭品,跪拜磕头,口中念念有词,一阵祷念。最后说:“这一次是比前一次更为凶险的兆头呀!”老国王诺钦听了大惊。巫师接着说:“卦中明说,将有大难临头。轻则国王丧身,重则国家灭亡,生灵涂炭。”国王请巫师设法攘解。巫师先故意表示为难,后来又装作竭力设法的样子对国王说:“这一次非同小可,一定得准备特别的祭物敬神:要一百二十斤糌粑、三十斤青棵、十腔肥羊、十坨酥油,以及五色彩布、彩幡、彩旗、牛皮、弓箭、三脚铁鼎,除此之外,还特别需要一颗半仙之体的心肝。”国王说:“其他一切祭物可以立即办到,那半仙之体的心肝叫我到哪里去找寻?”巫师说:“说来也是大王洪福,国家的幸运,那云卓拉姆不正是乾闼婆的女儿吗?不是半仙之体是什么?只要把她的心肝取来祭神,定然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老国王诺钦说:“啊呀!云卓拉姆是我儿诺桑最爱的妃子,假若断送了她的性命,那么,诺桑远征回来,我怎么向他交待呢。您想想看是不是可以用别的东西代替半仙之体的心肝?”巫师沉下脸来把后果说得更为可怕。国王看他说得那么严重,就把这件事交给巫师和五百后妃去办了。

巫师接到命令,带领了一批军队和五百后妃把云卓拉姆的住处包围了起来。云卓拉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请求母后一同陪她走上屋顶平台观看。只见五百嫔妃和巫师在下面呐喊:“山头上已经撒下了罗网,小鹰儿能逃到哪里去?王宫外已经布下了人马,云卓拉姆能溜到哪里去?”母后和云卓拉姆一听,十分惊讶。母后再三劝说巫师和五百后妃们不要胡作非为,可是他们却异口同声,说是奉国王的命令,前来捉拿云卓拉姆剖腹取心肝。云卓拉姆又惊又怕,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母后说:“诺桑临走时交给我一串珍珠项链,吩咐说只有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交给你,现在恐怕是时候了。”云卓拉姆接过项链,抹下一半珠子交给母后说:“诺桑王子回来了,一定会很伤心的。请妈妈把这一半项珠交给他,见到这珠子,就像见到我本人一般。”然后,她挂上半串项链,靠着珠链的力量,腾空而起,在屋顶上空盘旋,口中说:“山头上撒下了罗网,故而小鹰不愿住,要飞到高峰上去,剔剔羽毛眺望苍穹;王宫外布下了人马,故而云卓不愿再住,要飞到天界去。再见吧,我不会让你们如愿!”她说完以后,在上空盘旋一阵,头也不回,一直往西飞去。巫师和五百后妃吓得空瞪着眼,望着天空;随从的军队,慌做一团,不知如何是好。云卓拉姆实在留恋诺桑王子,不愿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他。她先是飞到当初洗澡的镜湖旁的格乌日楚山洞,找到那位年长的隐士,把自己不幸的遭遇一一告诉了他,并且说王子诺桑一定会前来找她,假若来到这里,请把我这只翡翠指环交给他,并且把通往我家乡的路径,详详细细转告他。千万不要忘记……一一嘱咐完了,她才飞回自己的家乡。

再说王子诺桑率领人马,在路上晓行夜宿,冒着风雪和沙尘,直往北方荒野进发,不晓得吃了多少辛苦。但是他想起国中人民的嘱托,想起回家团聚的希望,就不觉得苦了。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野人国的城外,安下营帐,观察地形,准备进攻。野人国的国王一见大兵压境,感觉很是突然,马上前来迎接诺桑。诺桑一看,根本没有战争的迹象,于是安排了善后,马上班师回国。

来的时候还不觉得道路遥远,回家的时候却总嫌马跑得慢。诺桑恨不得变成一支箭射回宫去,恨不得变成一只鸟飞回宫去。他命令大队人马留在后面慢慢赶路,自己率领几个轻骑,抢在前头,一直往都城飞奔。诺桑来到老虎山的山头时,迎面飞来一只乌鸦,在他的头顶上哇哇地叫了三声。诺桑心里想:“不好!这只乌鸦一定是山神的化身,说不定王宫中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于是下马,伏身下拜,一边祷告说:“灵异的神鸟,请听我祝告:莫不是宫中发生了什么不幸?莫不是父王的身体欠安?假若父王身体安好,你就从左向右飞转三遭;假若父王病倒,你就从右向左转上三遭。”那乌鸦立刻从左向右转了三遭,诺桑知道父王平安。于是他又躬身下拜,祷告母亲是否平安?那乌鸦又从左向右转了三个圈子。诺桑得知母后身体也平安,立刻迟疑起来!呀!莫不是我心爱的仙女云卓拉姆有什么不幸的事情?于是再一次躬身下拜,口中默默祷告,希望爱妃云卓拉姆平安吉祥。奇怪得很,那乌鸦就偏偏从右向左转了三个圈子。诺桑一看,知道云卓拉姆发生了不幸,心中焦急得像烈火焚烧,连忙写了一封书信,缚在乌鸦脚上,请它先送回宫去。

这时候,老国王诺钦正在宫中散步,忽见一只乌鸦飞过来,脚上捆着一封书信,解开一看,原来是诺桑的家书。诺钦这才知道诺桑已到了老虎山,离都城不远了,心中非常高兴。母后和五百嫔妃听说诺桑来了信,大家也都来问候。国王诺钦忽然想到云卓拉姆的事情,于是吩咐说:“等到诺桑回来时,大家都去迎接他。假若他问起云卓拉姆,你们就说她回乾达婆的天宫省亲去了。不许乱说别的,谁走漏消息,当心我的厉害。”于是当诺桑回到都城郊外时,母后就率领五百嫔妃到郊外山口去迎接。诺桑见到了母后,但却不见云卓爱妃,问这是为什么?母后非常为难,眼泪直在眼眶中转动。那五百嫔妃,七嘴八舌地诽谤说,云卓拉姆难以忍耐孤寂,不愿再在这儿居住,到天宫去看望父母去了。母后却一句话也不说。诺桑虽然勉强干了一杯酒,可是心中的疑团却越来越大了。国王诺钦率领文武百官在宫门口迎接英雄归来。诺桑照例向父王请安问好,接着就问心爱的妃子云卓拉姆到哪里去了?国王淡淡地告诉儿子,她到天宫省亲去了!“那么她在什么时候回来?”诺桑问。“算了吧!她不回来也没有什么,我不是已经替你娶有五百嫔妃了吗,假若你还记得她们,我就放心了。”“五百嫔妃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云卓拉姆。”“假若你嫌五百嫔妃丑陋,我可以替你向天下五方十六国去寻求美女。”“不管什么美女美得像一朵花、一块玉、一只孔雀,我还是要我的云卓拉姆;我要去找她,不管是在天涯地角,我一定要把她找她回来,今天的事情一定要弄个明白。”国王见诺桑这么倔强执拗,立刻沉下脸来说:“难道五百嫔妃还不及一个云卓拉姆?难道天下美女还不及一个云卓拉姆?难道万里江山还不及一个云卓拉姆?你假若一定要去找她,好!你立刻替我走开!我再不愿见到你了!”诺桑默默地脱下战袍、甲胄,抛下腰刀,准备动身。还是母后千说万说才把他劝回宫中。在宫中住了三天后,母后把云卓拉姆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把那半串项链也给了他。

三天过去了,又是四月十五日。当月亮从东山升起的时候,诺桑独自一人悄悄地走出王宫,顺着河水,爬上山头,在苍茫的云雾中,他想:云卓拉姆啊!心中的花蕊,我到哪里去找你啊!转念又想,云卓拉姆是格乌日楚山洞的隐士指引来的,那隐士既然能知道我和她有缘分,一定会知道她的去处的,我去找他去吧!于是就一路往格乌日楚山洞走去。果然,他在那里得到了隐士的帮助。诺桑王子把从隐士手中获得的美丽指环紧紧地套在手上,又把隐士交待的路线在心中默记了一番,便迈开大步走去。他首先到了过去云卓拉姆洗浴的镜湖旁边,诺桑也在湖水中沐浴。经过这一洗,使他又增添了无限勇气和精神。继续往前走,他闯过了蚊子谷、猛恶林、毒蛇山等,终于来到了乾达婆的天宫。

诺桑走到一口水井边,通过在一只水桶里悄悄放入戒指而让云卓知道了自己的来临。此事被云卓的父亲马头明王得知,只让诺桑与云卓隔着一层帷幕见面。诺桑一见云卓,马上撩开帷幕拥抱着云卓,要求把她接回人间结婚。马头明王却提出求婚者很多,要通过比试,谁胜谁才能娶。

首先比射箭,假扮的求婚者一人只能射穿一株白杨,诺桑却一箭射穿三株白杨。后来又比抛彩箭,四个假扮求婚的王子抛出的彩箭没有一个打中云卓,诺桑的彩箭抛出后,好像长了翅膀飞旋着落到云卓的怀中。马头明王这才决定把云卓拉姆和诺桑一起送回人间,还陪送了许多金银珠宝、骆驼马匹、绫罗绸缎,并一直把他们二人送到镜湖旁边,才分手而回。

诺桑带着云卓拉姆重又回到王宫。老国王诺钦又是伤心,又是惭愧,又是高兴。为他们平安归来大摆筵席,庆祝了七天七夜。宫里宫外像天宫一样热闹,那五百嫔妃和巫师哈日那波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过了不久,老国王把王位传给诺桑,云卓拉姆做了王后,从此以后,北国额登巴的人民过着更加幸福、更加美满、更加愉快的生活。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法律声明广告服务站点导航友情连接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