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排行网首页 | 榜中榜首页
最好看的都市电视剧排行榜
所属榜单:最好看的都市电视剧排行榜
我在他乡挺好的
我在他乡挺好的-最好看的都市电视剧排行榜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的上海滩,知名作家许幼怡和照相馆老板严微,两个生活本应毫无交集的女人,因为许幼怡丈夫的背叛和一桩连环凶案结识[3]。上海滩知名女作家许幼怡,美丽端庄,家庭幸福,殊不知丈夫已跟经纪人出轨,表面浮华的家族在大时代的洪流中摇摇欲坠。另一边,..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的上海滩,知名作家许幼怡和照相馆老板严微,两个生活本应毫无交集的女人,因为许幼怡丈夫的背叛和一桩连环凶案结识[3]。上海滩知名女作家许幼怡,美丽端庄,家庭幸福,殊不知丈夫已跟经纪人出轨,表面浮华的家族在大时代的洪流中摇摇欲坠。另一边,伪装成照相馆馆主的女杀手——严微,她孤独、冷漠、游荡在城市里替天行道,顺便寻找着这个城市仅存的温度。她俩邂逅相逢,然后联手灭渣男、除小三、拯救各自的人生。她们永远互相猜忌,但又永远彼此信任,而命运给她们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一路前行,绝不退缩[2]。分集剧情

第1集锦华饭店大堂内灯光璀璨、人头攒动,此时的化妆间内,助理正忙着帮许幼怡挑选今晚活动要戴的耳环,两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张晚的出现给许幼怡带来了希望,许幼怡连忙喊着张晚快来帮自己拿个主意。张晚努了努嘴,选了助理左手里的那副,许幼怡却些许迟疑,但也同意了张晚的选择。王社长坐在一旁翻看着读者来信,欣然感叹许幼怡新书的火爆,许幼怡欣喜地从张晚手中接过装着礼服的礼盒,却在打开礼盒的一瞬间愣住,一块红酒渍赫然出现在许幼怡眼前。表演大厅里的宾客衣着得体,优雅地围坐在圆桌上觥筹交错,等待着今晚魔术表演的开幕。许幼怡应主持人之邀款款来到舞台,配合魔术师完成今晚的表演,许幼怡衣着整洁在魔术师的示意之下伴着悠扬的琴声款款地跳着舞,礼服上的红酒渍早已经被一朵流云遮盖,舞台之下宾客的掌声雷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台上的魔术吸引,浸在紧张的情绪里。不曾想正值此惊心动魄之时,却被警长姜斌的一声大吼划破了沉静,姜斌几步冲上舞台,凌厉的眼神瞬间剜过许幼怡,未作停留,一把掀开台上的黑布,许幼怡脚下一个趔趄,被姜斌伸手搀住,观众席下瞬间惊慌逃散,此时的魔术师已经脸色苍白地死在了玻璃缸内。警察局外,张晚扶着受到惊吓的许幼怡,贴心地安慰着她。周衡态度严肃要姜斌查清今天的事,接过张晚扶着的许幼怡上车离开。许幼怡觉得时间太晚,几人到家以后,便要求周衡送张晚回家。张晚本想自己乘黄包车回家,但又犟不过许幼怡,便答应了。许幼怡在家中百无聊赖,随手拿了封粉丝的来信,看着里面的内容不由一愣,里面说着这位粉丝亲眼见到周衡和其他女人有染。周衡回来看着还没睡的许幼怡,很是吃惊,许幼怡问着他怎么才回来,接过周衡的大衣闻着他身上微呛的烟味又没觉得不妥。这日,一众人聚在周府互相打着趣,张社长抱怨段小姐香水味道太浓,家中夫人总是误会他。并且拿出雪茄给周衡说这雪茄如何的好,旁边的段小姐和张小姐紧着话让张社长多抽点,这样贵妇人就闻不出香水味了,许幼怡听着他们的对话,想起那晚周衡身上浓重的烟味。紧接着又看到了褚会子夜会男子的报道,想着周衡和她是同学,心头突然迸发出种种想法堆积着。许幼怡怀疑周衡在外面有了女人,在晚上见到张晚的时候,便将心中的疑惑告诉了她,张晚向许幼怡许诺,要帮许幼怡查查。张晚前脚送走许幼怡,周衡就从张晚的卧室走了出来,两人说着暧昧的话,纠缠在一起。许幼怡、周衡夫妇和张晚三人一起到百花照相馆,准备为许幼怡的新书拍摄宣传照片。严微为许幼怡拍摄照片结束之后,张晚提议让许幼怡和周衡二人拍张合照,许幼怡看着周衡表情冷淡,应和拍着,公式化的笑容不达眼底,周衡则毫无察觉一脸宠妻的模样。等到二人拍完照以后,张晚又亲昵的拉着他俩要三人一起拍照。许幼怡站在张晚和周恒中间并没有发现他们俩在自己背后眉目传情以及小动作,但这一切都被严微收入眼底。许幼怡参加完活动后,张晚来告诉许幼怡让她安心做周太太,周衡在外面没有女人,是她多心了。许幼怡半信半疑,夜里许幼怡回到家中,面对被大家簇拥着推着蛋糕出来的周衡,瞬间雨过天晴。又是锦华饭店内,各界名流盛装出席,在被记者围着追问的许幼怡被周衡护在身边来到宴会大厅。陈双城过来和许幼怡搭讪被周衡给挤兑走了,一脸吃醋的模样。张晚这时过来打招呼,周衡随后借口有事离开一下,在大厅内无趣的许幼怡左右看着,看到褚会子从服务生手中接过一个纸条打开看了一眼后离开。许幼怡思考了片刻跟着出去了,但是一直跟到化妆间外也没有看到褚会子的身影,反倒是听到了张晚和周衡在里面的对话,透过门缝许幼怡看到他们两人所做的一切,瞪大了双眼捂住自己的嘴巴,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回到宴会厅后像扯线木偶般僵硬的和陈双城跳着华尔兹,许幼怡眼底藏着心事,忍不住频频回头,搜索张晚和周衡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发现两人,等到音乐结束,二人正站在许幼怡的正前方为她鼓着掌。

第2集宴会结束以后,许幼怡一人躲在角落失落地看着周衡和张晚同车离开,自己迎着小雨失魂落魄的走着,严微站在照相馆的门口看到她问了一句,你是来取照片么。看着桌上三人的合影,她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清晨回到家的许幼怡看到沙发上熟睡着的两个人,张晚醒过来问她去哪了,许幼怡像没听到一样,转身走出去。许幼怡看着她和周衡的合影握紧着拳头,看着枕头上那不属于她的发丝,她忍无可忍疾步冲到楼下,刚想张口大声质问周衡和张晚,却发现周母来了。许幼怡看着婆婆和藤田先生坐在一起,谈着自己的书,当许幼怡得知自己的书可以在日本出版时大喜。随后送走藤田先生和周母,她回到卧室环顾周围的一切,在房间内疯狂的寻找张晚留下的蛛丝马迹,许幼怡浑身颤抖,镜子里映出她的眼神满是可怕。藤田先生带着他对新书的建议到周府二次造访,张晚听后提出反驳,许幼怡并没有听张晚的,反而同意了藤田先生的建议。许幼怡和藤田先生等达成协议之后,张晚送着藤田先生出门,等张晚从外回来时却看到许幼怡放在桌上的解聘书,满脸疑惑的看向许幼怡,许幼怡没有解释,张晚眸光一闪转身离开。王社长和许幼怡坐在办公室聊着她的新书,好奇地问许幼怡怎么不见张晚,许幼怡云淡风轻地说张晚出国留学去了。王社长不可置信也没多问。等周衡接走许幼怡后,一个员工和王社长嘟囔着,感觉许幼怡和从前不一样了。没过几日,王社长和几个小姐来到周家做客,提及张晚最近在找工作,许幼怡听后笑而不语。正赶巧周衡从外回家,看到有客人便走近,亲昵地将手搭在许幼怡的肩上,却被许幼怡不露声色地躲开了。夜晚,卧室里的两个人心照不宣,周衡试探着问许幼怡关于张晚的事情,不曾想被许幼怡的反问搞得无语凝噎,便打断了话题说着明日要带许幼怡去老宅吃饭。周衡弯腰紧紧搂住许幼怡一脸亲昵,可此时的许幼怡目光疲惫神情落寞。许幼怡正在老宅的卧室里换着衣服,周衡问她是否准备好,无意在窗边瞥眼看到走廊拐角出现的皮包面色一惊,故作镇定找了个理由便出去了。许幼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走廊尽头的周衡正准备打个招呼,却发现有一只手突然出现给周衡打理着领结,她唤了一声周衡,那只手一下嗖地一下就收了回去。许幼怡质问周衡刚才那是谁,周衡对着许幼怡打哈哈试图掩饰,许幼怡想追问下去,突然被周母的一声呼唤打断了这一切。大厅内坐满了客人,大家都在互相交谈着,下人和周衡一番耳语后,周衡便匆忙离开了座位。许幼怡有些不安,见周衡离开便紧跟了过去。砰地一声门被许幼怡狠狠地推开,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老公,一个是自己的闺蜜。许幼怡死死的盯着张晚,不等周衡解释,就见张晚挑衅的看着自己,许幼怡愤怒的举起餐刀,没等迈开步子,张晚的身子一颤便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开枪的人是百花照相馆的主人严微。一个月前,严微站在百花照相馆的二楼正透过瞄准镜观察着街上姜斌等人的情况,看到红妹到店里来送牛奶,她放下手中的东西马上下了楼,快速喝光了红妹刚刚送来的牛奶,便将空瓶还给了红妹。严微回到店里,看着被窗帘半挡的照片,眼神里流露出回忆的色彩,想起曾经在战场上的种种。严微的回忆被好运的一声猫叫打断,宠溺的敲了一下猫咪的额头,便开始了打扫。严微出门吃饭,在路上遇到地痞阿发,任由他拿走自己皮夹里的钱。严微沮丧的回到照相馆,思考片刻后朝着阿发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严微一路尾随来到贫民区,看着阿发的背影略有所思,又原路回到了照相馆。猫咪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严微在一面黑板上写出阿发的背景关系,觉得这个人很有趣。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一脚踢开,这个不请自来不速之客正是阿发,向着严微厉声恐吓张口一个收保护费。严微一声没吭,看了眼柜子上的储钱罐,阿发顺势拿走并嘟囔着以后罩着严微,随后离开了照相馆。这一日,红妹来送牛奶的时候赶上了下雨,又因为这次来的时候篮子里已经装满了空瓶,便和严微讲好下次来的时候再收空瓶。红妹想找话题与严微闲聊,但几句话过后发现严微不太想理自己,一时觉得不好意思便一头冲进了雨里,离开了照相馆。严微翻着手里的书,看着红妹的离开似乎若无其事,片刻后,便撑着伞走了出去。严微慢慢走在路上,来到红妹身旁,为她撑起了伞。红妹边走边感谢严微,嘴里不停的在絮叨。两人路过书店,看到书店门口放着一幅许幼怡海报,红妹激动的摇着严微的胳膊,一脸的羡慕。说着自己的遭遇,红妹的眼中充满希冀,也诉说着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希望自己可以像许幼怡一样读书识字,然后写书,再嫁个好人家。突然一辆车经过,严微替红妹挡住溅起的水,红妹驻足在原地再次感谢严微。夜色中,红妹的母亲挽着一个男人醉醺醺的从帕里莫里面出来,见到红妹在门前数着空奶瓶便寒暄了几句,又跟红妹要了一块钱准备买包烟抽。红妹垂头丧气地数着手里被母亲要走后所剩不多的钱,心中有些难过。红妹母亲走后没过一会,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辆疾驰的汽车狠狠地撞在了红妹孱弱的身上。

第3集许幼怡的新书签售会场面火爆,冷漠的严薇引起许幼怡的注意,许幼怡送给严薇一本自己签名的新书,严薇准备把书送给红妹。严薇拿着书离开,将自己身上仅有的钱和自己买的东西留给了许幼怡。迟迟没有等到红妹的严薇找到红妹家,她见到宿醉未醒的红妹妈妈,红妹妈妈并不在意女儿的安危,但此时红妹已经失踪两天了。严薇从送牛奶的男孩口中得知红妹的死讯。红妹被撞后肇事车辆夺路而逃,众人欲送奄奄一息的红妹去医院,却被一个人拦下,那人为了拍照不顾红妹的死活。红妹死亡后没人认领,尸体便一直存放在警局。严薇来看红妹并给红妹整理了遗容,这个冰冷的吃人的社会,让严薇十分厌恶。严薇通过车牌照查到了魔术师甄善就是当时拍照的人,她来看甄善演出时,大家都被甄善的魔术吸引,而严薇却仿佛看到了红妹死亡的惨像。小混混又来收保护费,正为了红妹的死而愤慨的严薇教训了小混混一顿。严薇要给红妹报仇,为此她细心的了解到甄善喜欢表演危险的魔术。宴会现场热闹,张晚收到纸条后与许幼怡分开,许幼怡和伪装成服务员的严薇擦肩而过。严薇打晕甄善的助力拿走了道具铁链和锁头,她离开房间时无意中看见一对男女正在亲热,两人激烈之下打碎染料弄脏了礼服,严薇认出那女人曾跟许幼怡一起出席签售会。严薇给锁头做了改装,这让甄善不能轻易打开。探长姜斌发现被打晕的助力,助力醒来只喊锁头,明白情由的姜斌冲进表演现场,但此时甄善已经溺毙,姜斌与严薇擦肩而过。严薇拷问肇事车的车主当晚是谁在开车,车主经受不住酷刑告知严薇,当晚是张晚驾驶的汽车。许幼怡三人正巧到严薇的照相馆拍沪上丽人宣传照片,由此严薇认识了张晚并联想起张晚与周衡的奸情。张晚怕两人调情的照片被许幼怡看到,她留下地址让严薇把照片送上门。严薇去祭拜红妹时碰见红妹妈妈,红妹妈妈哭诉着红妹早死不能为自己养老送终,大雨之中的严薇面色冷峻心寒无比。严薇带淋雨的许幼怡回照相馆,许幼怡主动帮忙做了顿饭感谢严薇的收留。严薇拿出照片给许幼怡看,许幼怡便看到了张晚跟周衡调情的那张照片。面对许幼怡的痛哭,对安慰人并不在行的严薇选择给许幼怡一个安静的空间。一早许幼怡对严薇表示感谢,并自报家门让严薇有事可以找她帮忙。许幼怡解雇张晚后,张晚对周衡施压,周衡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周衡让张晚忍耐,张晚细数自己对许幼怡的付出,她认为没有自己就没有许幼怡的今天。周衡让张晚想想,这些年靠着许幼怡,张晚也是赚的盆满钵满。当初是张晚主动勾引的周衡,周衡觉得对不起许幼怡,他希望张晚要么忍受,要么离开。要强又贪心的张晚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她让周衡给自己开一家公司,否则她就去举报是周衡开车撞死的人。当晚两人偷偷约会,张晚喝多了开车撞死的人,被撞者就是红妹,撞人后周衡想要下车查看,瞬间清醒的张晚却执意开车离开。受到威胁的周衡对此又无力辩解,两人不欢而散。严薇在张晚家偷偷放置了监听器,由此严薇顺着两人的谈话内容调查出即将在周家举办的宴会,严薇就趁这个机会击毙了张晚。在附近

目前,我在他乡挺好的 共收到 0 朵鲜花
真爱粉丝榜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法律声明广告服务站点导航友情连接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9-2010, LUCKCOM Co.,All rights reserved